首页 闲聊 正文

怀民亦未寝

谷雨霖头像 谷雨霖 闲聊 2023-07-17 11:07:06 0 18186
导读:最近常看到短视频里有人调侃这首词里的苏轼,觉得他半夜去找张怀民,打扰别人休息,还说“怀民亦未寝”,也有人觉得当时张怀民是刚被贬到黄州,而苏轼已经被贬了好几年了,他当然睡得着,只是他...

最近常看到短视频里有人调侃这首词里的苏轼,觉得他半夜去找张怀民,打扰别人休息,还说“怀民亦未寝”,也有人觉得当时张怀民是刚被贬到黄州,而苏轼已经被贬了好几年了,他当然睡得着,只是他担心新来的怀民不适应新环境,担心他睡不着,才想趁着美丽的月色去陪他走走。一千年了,一切都早已更迭,唯一能肯定的是,当时的自然环境一定比现在好得多,苏轼笔下的月夜、竹柏、庭院一定是非常原生态的美景,他们那晚吹过的风也一定是心旷神怡、沁人心脾的。

说起来,书本中的苏轼看似离我很遥远,实则就在我身边。因为我生活过的地方,苏轼也曾经生活过。

这首词是苏轼被贬到黄州的时候写的词,也就是现在的黄冈,刚好我读大学的地方就是在黄冈,旁边就是遗爱湖公园,后来那里建了个苏东坡广场,中间有个巨大的苏东坡雕像。据说那就是苏东坡当时生活过的地方,而我则在那里度过了我的大学生涯,犹记得,凉爽时节,每次从教学楼间走过,那里的风吹拂过,吹得很舒服,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那时候在学校,每天半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出来仰望月空。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回想当时的校园时光,我大概能体会当初苏东坡在那里写下《记承天诗夜游》时的心境,只不过岁月流转,过去一千年了,曾坐落于此的承天寺已淹没在历史之中,只能从苏轼的词里寻得一丝踪迹。

近些年,我一直待在夷陵,最近一年,旁边的欧阳修广场修好了,场中央立着欧阳修的雕像。查阅资料,我发现欧阳修跟苏轼一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欧阳修曾是苏轼的主考老师,苏轼入仕的时候,欧阳修已在朝廷担任要职,苏轼曾是欧阳修的门生,欧阳修赏识苏轼的才华,算得上是苏轼的伯乐。

在他们身上我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就是他们身上都有同样的特质,欧阳修是直言纳谏被贬谪到夷陵,而苏轼也是直言纳谏被贬谪到黄州,而在更早一点的唐朝,白居易也是直言纳谏,被贬途中在宜昌游玩,于是他们游玩的地方成了现在宜昌有名的景点,他被贬谪之后写的《琵琶行》里写道“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描述了自己被贬之后的心境。启功先生在书法作品里曾致敬白居易“红袖夜船孤,虾蟆陵边,往事悲欢商妇泪; 青衫秋浦别,琵琶筵上,一时怅触谪臣心”。而更早一些的楚国的屈原也曾生活在宜昌,由于正直不阿,遭贵族排挤诽谤,最终被流放,只能眼睁睁看着楚国灭亡,最后自沉于汨罗江。

他们的遭遇如此相似,或许苏轼被贬是受到到欧阳修的影响,或许欧阳修也曾受到白居易影响,而白居易也或多或少受到过屈原的影响,在同流合污与直言纳谏之间,他们选择了后者,即便明知会被贬、被流放,要承受巨大的代价,也还是顺应内心,去做了他们觉得正确的事情。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舍生取义者也。

或超然物外,舍生取义,皆为,大道。


记承天寺夜游

【作者】苏轼 【朝代】
译文对照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睡,月色欣然念无与为乐者承天寺张怀民怀民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竹柏影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晚(或公元1083年十月十二日夜,可不译),(我)脱下衣服准备睡觉时,恰好看见月光照在门上,(于是我就)高兴地起床出门散步。想到没有和我一起游乐的人,于是(我)前往承天寺寻找张怀民。怀民也没有睡,我们便一同在庭院中散步。月光照在庭院里像积满了清水一样澄澈透明,水中的水藻、水草纵横交错,原来是竹子和柏树的影子。哪一个夜晚没有月光?(又有)哪个地方没有竹子和柏树呢?只是缺少像我们两个这样清闲的人罢了。






本文地址:http://liferestart.dfer.top/92.html
若非特殊说明,文章均属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原链接。

评论列表(0

欢迎 发表评论:

退出请按Esc键